首页 / 盖雅观点 / 七普如此受关注,因为劳动力成了核心竞争力

七普如此受关注,因为劳动力成了核心竞争力
盖雅2021年5月25日

文 | 李斌

这是盖雅学院第247篇原创图文

本文共2595字,阅读约需5分钟

我的父亲是农村中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村里的公共事务都要找他。所以,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1990年、2000年、2010年、2020年,这四次他全都参加了。

在我的懵懂记忆里,依然有他参与1990年那次人口普查的画面:家里堆满了表格,密密麻麻,父亲埋头灯下,一张一张地填写着表格。但2020年人口普查开始前,他却给我打电话,问能不能给他换一部大内存的手机,因为这次普查所有数据都要在手机上提交。

恍惚之间,时代改变了太多。

变化更多的,是大众对本次人口普查数据的期待和争论。

好像没有哪一次人口普查数据的揭露,比这一次更加跌宕起伏又悬念丛生。整个国家的人们都在等待着数据,好奇且紧张。

这种国民情绪背后,是在当下时代,劳动力作为一种资源的价值尤显珍贵。劳动力真正成了核心竞争力。


01/

劳动力的新张力:
技术的束缚和自我的解放

这是一个奇怪的时代,作为劳动者的「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处在一种强烈的张力之中。

一方面,韦伯所谓的工具理性的牢笼经过一百多年的时间演化,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新的互联技术时代成为一种更加「恶的力量」。越来越多的个体陷入技术所建构的「铁的牢笼」之中。

以人工智能(Artifical Intelligence)、大数据(Big Data)和云(Cloud)为代表的ABC技术变革,给我们带来了两个比较大的影响,数字化和随时连接,我称之为DE。

D是数字化(Digitalization),我们所有的信息越来越以二进制的数字模式存储在系统中,作为劳动者的人,我们的属性、输入和输出都可以格式化为数字,只要劳动关系中存在着信息和技术不平等,基于数字的剥削的关系就很容易产生。
E是随时连接(Connected Everywhere)。当工作与生活的边界感越来越模糊,工作世界对于生活世界的侵蚀就会越来越张狂。

从ABC到DE是当今正在经历的过程,而这种过程的结果一定是人被异化为工具,尤其是算法「核武器」的无孔不入。在技术的力量面前,我们不过是精确计算中的一粒微尘。人必然被「束缚」。

但另一方面,人的主体性也在觉醒。人们不再是等待被解放,而是时刻在解放自我。我们正在经历由集体主义向个体主义变革的时代,传统的集体伦理正在被颠覆,个体越来越把自己置于优先地位,不再像过去那样屈服于集体压力。

这种个体觉醒本身,也是时代和技术所赋予的。

技术的束缚(向内的压力)与人性的解放(向外的张力)所塑造的冲突和燃爆的必然结果就是:作为劳动者的「人」被放大。这种「放大」表现为人被「看见」,它不再是湮没于经济生产中的隐性元素,而是具有主体间性的可见劳动者。



02/

劳动力的「三性」

当劳动力作为更显见的觉醒力量,而不是生产要素配方中的沉默力量,劳动力在这个时代就将越来越有价值。而劳动力价值的体现,又与其三个性质有关系。

第一,劳动力具有基础性。劳动力是所有生产活动的起点,是生产力三要素中的最关键要素。不管是农业活动,还是工业活动,都不能缺少劳动者,就更不要提以人为主体的服务业。

即使进入科技时代,机器与人在争夺工作岗位,但机器人本身也是劳动力价值的体现。AI只会改变劳动力就业岗位的分布,不会改变劳动力的基础属性。

第二,劳动力具有主体性。作为生产活动的劳动者,他们是有思想的,他们会因循观念变化呈现整体流动性特征,在不同产业和行业之间流动。传统的劳动者基本上存在着地理空间和行业空间的限制,流动性较小。但现在这种锁定的力量越来越弱,劳动者不仅会在微观层面上体现为较高的流动率,也会在宏观上呈现产业间、行业间的流动。

根据人社部的年度公报统计了最近二十年的三大产业的就业人口,可以发现存在明显的流动趋势:从1999年到2019年,第一产业的从业人口明显下降,第二产业的人口维持,而第三产业就业劳动者人数则接近增长一倍。

图1 1999-2019年中国三大产业就业劳动者人口比率分布(%)

随着平台经济和零工经济的兴起,行业人流趋势就更加明显。大量的制造业工人向服务业流动,产线工人越来越成为稀缺资源。最近有一个报道说,近4成新增外卖骑手来自制造业工人。

他们统一的呼声,就是「宁愿少挣点,也要自由」。自由这个过去的政治话语现在成为年轻人最需要的心灵归依。

第三,劳动力具有决定性。这是从劳动力的价值角度而言,我们把维持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过程中的生活资料的价值称为劳动力价值,这种价值凝结在商品生产过程中。不管是劳动者的生活资料价格,还是维持劳动者子女家属所必需的生活资料价格,以及劳动者自我更新的成本,都在大幅增加。

这表现为不断增长的劳动力成本,下图为最近50年的中国人薪资变动图,可见大约1990年开始,中国劳动者的薪资成本出现飞跃式增长。

图2 近50年来中国劳动者年度薪资变化趋势图(单位:元)

劳动力的基础性、主体性和决定性,决定了劳动力是当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企业的竞争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劳动力的竞争。


03/

劳动力管理的价值

伴随着劳动力价值的提升,劳动力管理也成为人力资本管理中的关键一环。

传统的人力资源管理基于人,涉及到人的选、育、用、评、留等多个环节和领域,会基于人作为单位的管理,建构起整套的人力资源价值模式和方法论工具。

但劳动力管理是一种颗粒度更细的管理,它的基础单位可以更为细致地深入到单位时间。在技术的加持和新经济双重作用下,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把对人的管理转化对时间的管理。这种模式下,管理者只需要通过对时间的运筹和运营,就可以实现任务达成。

图3 盖雅工场劳动力管理灵魂三问


劳动力管理一定意义上就是对时间的管理。这种精益化的管理模式对于企业来说具有很大价值,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最大程度上的时间合理规划、成本控制和效能提升。

但劳动力管理又并不是简单的时间管理,它实际是劳动者的时间管理。

我们不能只看见「时间」,而看不见「劳动者」。如果看不见,就会犯大错误,因为劳动者不等于机器,不是设备,它具有思想性。

如果只看见时间,劳动力管理可能就会成为新技术时代的数字剥削工具,只彰显了效率而忽略了人性。「算法的恶」、「996」、「技术压迫」,这些词汇就是这种管理的写照。

真正的劳动力管理,应该是包容的管理,应该是基于人性的管理。它是让劳动者和管理者都受益的体系。劳动力管理所提升的效率,并不是成为企业剥削劳动者的逻辑起点,恰恰相反,它应该成为改善劳动者体验的逻辑起点。



「数字化转型与组织新动能」—2021中国劳动力管理大会,重磅来袭!

本次大会辐射长三角、京津冀、大湾区三大核心区域,全面赋能企业管理者及HR从业者。

大会力邀二十余位高校学者、机构专家、企业高管重磅专家,从数字时代的技术变革、到组织场景的转型、到人力资源的创新迭代,为企业管理者及人力资源从业者呈现一场「灼见 方法论 实践」的劳动力管理硬核盛宴。


作者介绍

李斌,盖雅工场人力资源副总裁。

李斌先生毕业于南京大学,社会学硕士,拥有十五年大型制造企业、互联网企业以及非盈利组织的人力资源管理经验。擅长于人力资源数据分析、组织变革与发展、战略解码、企业文化和人力资源体系建设。

上一篇 文章
得年轻人得天下?高龄劳动者的价值要被“看见”
国外很多公司,也在积极支持高龄劳动力返回职场,比如:美国最大药品零售商CVS Caremark的Ta...
徐福记的数字化转型:从15000人到5000人
3月28日,“工业4.0之父”孔翰宁与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前主人Wahlster以《工业4....
盖雅工场
劳动力管理系统
我们始终关注劳动力管理领域,时刻为您创造劳动力管理价值
体验DEMO演示

产品推荐

智能排班
算法云实现多种优化目标,数据洞察助力企业转型决策,开箱即用
了解详情
实时考勤
数据实时准确,异常自动校验,让复杂考勤变得更简单、更省钱
了解详情
精益工时
精确追踪工时控制劳动力成本,打开工厂绩效的黑盒子,透明可视
了解详情
销售绩效
优化销售队伍的指标和奖金管理,灵活应对市场变化,推动企业业绩增长
了解详情
劳动力分析
实时可视化劳动力数据看板,多维度交叉数据分析,打破数据孤岛
了解详情
人事薪资
重塑混合劳动力队伍的数字化员工体验,助力敏捷强韧组织
了解详情
SAP SuccessFactors
涵盖核心人事信息、排班考勤薪资、员工自助全流程,全新云端体验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