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raham-lincoln-716182_1920

编者按:最近日本东京电视台的一档节目,爆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3000多中国实习生在日本诡异失踪」。庆幸的是,这讲的不是命案。打开新闻内容,具体讲的是中国在日研修实习生有可能成为了高强度工作的廉价劳动力。加上2月,美国《纽约时报》也通过自己的调查报道披露了日本剥削中国「研修生」,从而一时间,让日本的「研修生」制度成为了众矢之的。

「处境尴尬的日本「研修生」制度」

最近日本东京电视台的一档节目,爆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3000多中国实习生在日本诡异失踪」。庆幸的是,这讲的不是命案。打开新闻内容,具体讲的是中国在日研修实习生有可能成为了高强度工作的廉价劳动力。加上2月,美国《纽约时报》也通过自己的调查报道披露了日本剥削中国「研修生」,从而一时间,让日本的「研修生」制度成为了众矢之的。

「研修」在中文语境里,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概念。但是在日本,可就不是这回事了。日本这个国家一直面临着劳动力的压力,因为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国情,日本的劳动力供给一直处于短缺。所以他们很早就开始想办法利用外国的劳动力,但可能是东亚文化的影响,日本并不是采用欧洲的移民制度,而是采用了一种变相的劳动力利用制度,这就是「研修生」制度。早在1991年,日本政府设立了财团法人「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负责研修生的招聘,两年后,日本正式设立了「技能实习制度」。外国公民可以通过「研修生」的名义进入日本企业工作,但问题是,研修生进入的往往都是一些低端的岗位。在日本有个专门的名词叫「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通常是建筑业、金属成型业和食品加工业,这些低端的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就是被研修生所占住,而日本人自己则是不干这样的工作的。加上研修生往往都是文化水平不高,就业时也缺乏相应的培训和辅导,所以往往成为廉价劳动力的代名词。

处境尴尬的日本「研修生」制度

目前,日本研修生人数大概在20万人左右。其中来自中国的人数最多,越南次之。近日,《纽约时报》专门报道了中国研修生在日本遭受剥削的新闻,他们往往没有选择权、遭受雇主的虐待、拿不到薪水、保障不足等情况时有发生。2011年,美国国务院在《人口贩卖报告》中明确指出,「研修生」计划违反了「债务奴役」和其他一系列法律法规。据报道,自2010年以来,已经有两位「研修生」被日本政府认定是过劳死。而且「研修生」的加班很少被记录在案,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要高得多。

研修生的境遇也引起了日本政府的重视。去年,日本下议院通过了两项有关外国劳动力的法案,旨在遏制剥削外来研修生的现象,并且增加外来护理者的数量。同时,为了减少对于剥削「研修生」的批评。日本政府决定成立机构监督那些雇佣研修生的公司。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日本的「研修生」制度却处在一种很尴尬的境地,一方面日本劳动力供应不足,过劳死和加班文化在日本已经被强烈检讨的情况下,利用外国劳动力是一条很重要的劳动力供给渠道;但另一方面,日本又不愿意改变单一的社会结构,不愿从根本上接纳「研修生」。目前只是通过延长研修时间,但如果不能从法律上根本解决,这种尴尬的境遇短时间就很难改变。

「中国养老压力全球第五」

根据美国彭博社的报道,涵盖全球178个国家的彭博夕阳指数近日发布。该份调查报告分析了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人口供养情况,报告指出,世界劳动人口比例的收缩速度快于预期,使得越来越少的人去照顾越来越多的老年人。

调查指出,法国和新加坡是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两个国家,排在第三、四位的分别是俄罗斯和泰国。中国在全球人口老龄化风险最严重的国家中名列第五。报告还指出,中国65岁以上人口几乎占到全球的22%。从地域上来看,亚洲可能面临更加严峻的资源分配问题。

「超半数白领没有年终奖,有年终奖一半不开心」

过完春节,发完年终奖,年后开工,又迎来一波员工跳槽季。不少员工年前就开始准备,只待年终奖到手,没拿到的,拿得少的,往往就真动起来了。年终奖实际上也成为影响员工跳槽与否的很重要影响因素了。

日前,智联招聘推出「2016白领年终奖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近四成白领会因没有年终奖考虑跳槽。参与调查的白领中有50.9%表示没有年终奖,和2015年的66%相比,这一比例有所下降,但仍然超过半数。总体数据来看,2016白领年终奖满意度仅为2.18,一些拿到年终奖的上班族依然感到「不开心」。

国人工资报告:11年涨3倍

「德勤技术报告:首提机器智能(MI)新概念」

德勤近日发布《2017德勤技术趋势》报告,报告中首次提出了机器智能这个新概念。德勤报告认为,人工智能是机器智能的一部分,机器智能是一个更加广泛,也是更加重要的领域。 机器智能的几个主要分支包括:机器学习、深度学习、认知分析、机器人过程自动化和 Bot。。

报告指出「总体来说,这些技术和其他工具共同构成了机器智能」,我们可以将 MI 理解为算法的能力,这些算法能够增强员工绩效、将日益复杂的工作自动化,并开发出模拟人类思维、参与人类工作的「认知代理」。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应用机器力量,机器智能在各个领域的支出已经增加,预计在2019年将达到313亿美元左右。

「工资过快上涨会伤害经济」

对于所有的就业者来说,我们都期盼工资能够无限上涨,但这只是个人愿望,无限制的工资上涨从经济系统的角度是否是有利的呢?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近日指出:「工资上涨现象是好事,它能改善收入分配,但是过快的上涨也意味着有过多的企业会变得困难。作为进步的一种机制,我们看到一部分承受不起高成本的企业已经垮掉了,可是另一方面,如果过快的话,的确会伤害我们的经济,有点承受不起。因此,我们并不需要工资无限制上涨。」

工资需要良好的经济作支撑,也只有进入就业推动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反过来促进就业的良性循环,才能够让工资增长进入稳定的通道。

即使按民事法律关系来处理,家属往往负有较重的举证责任,需要就用人单位安排的工作任务过重、工作量超过相应定额、加班时间过长、已大大超过社会平均工作时间、自身无基础性疾病等事由承担举证责任。由于并无「过劳死」的直接处理依据,法院一般只能根据证明责任分配规则和公平合理原则,酌定判决单位对职工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较小比例的赔偿责任。

中国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机器人占劳动力主导的国家

「中国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机器人占劳动力主导的国家」

美国「Trend Intech」网站2月19日发表主题文章《中国将是机器人占劳动力主导的第一个国家吗?》。

作者Mike White通过分析指出,中国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机器人占劳动力主导的国家。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当下的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劳动力供给和成本压力。一方面,「招工难」和「用工荒」已经成为常态。另外,由于劳动力供给约束,劳动力工资上涨也成为新常态。所以作者认为,在中国,自动化不再是有还是没有的选择题,而是必须有。

「东莞招工新常态」

前几年,每当过完年之后,各路媒体通常发一些关于招工难的稿子,但现在基本很少了,不是说现在招工不难了,而是招工难已经成为新常态了所以,早在2014年底,东莞启动「机器换人」三年行动计划,每年安排不低于2亿元专项资金,资助企业利用先进自动化设备进行新一轮技术改造,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根据最新的《东莞时报》的报道,截至2016年9月,东莞已有1485个项目申报「机器换人」专项行动。这些项目完成后,劳动生产率平均将提高1.7倍,这将减少用工8万人。但如火如荼的「机器换人」又带来了新的问题,制造企业普通工人的用工量明显减少,但对技能型人才的需求则明显增大,而这部分人才还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导致用工市场出现了新的矛盾。所以,东莞的HR依然很忙,这次他们是在忙着招技术型工人。

[contact-form-7 id=”10019″]
gugy

关于盖雅

盖雅工场是亚太地区劳动力管理软件云服务领导品牌,通过业界领先的劳动力管理云平台和优质高效的服务能力,为包括“二五一十”(世界500强、中国500强、行业前10名)在内的众多中大型生产制造、连锁零售、专业服务、电商物流和知识工作行业客户如通用电气、博世西门子、三星、大众汽车、奇瑞捷豹路虎、苏宁、雅诗兰黛、耐克、GAP、C&A等提供复杂考勤、智能排班、精益工时、劳动力优化等劳动力管理解决方案,帮助企业精确控制劳动力成本、快速提升劳动力效率、预先规避合规化风险并切实提高员工满意度。

盖雅工场由经纬中国投资,总部位于苏州,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设有分支机构。每天,遍布亚太12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家企业超过40万名员工正在使用盖雅工场劳动力管理平台管理自己的工时、排班和劳动效率。劳动力管理,盖雅搞得定。更多信息请访问 www.GaiaWorks.cn或拨打400-666-7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