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结束
WFM盖雅工场2011年7月18日

时代杂志

The End of Cheap Labor in China

作者 Bill Powell 2011 06 26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2078121,00.html

在5月25日,美国商人Charles Hubbs从自己广州城外的办公室,去香港进行了一次短期旅行。位于中国东南部广东省的广州市,被普遍认为是世界工厂。但是,对这位已经64岁的路易斯安那人来说,这趟旅行也许就表明着,他以中国为基地,成功进行了22年的医疗用品出口生意的终结。

Hubbs是要去听取美国驻柬埔寨大使Carol Rodley,和在金边的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理事长的推广会。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召集外国投资者,特别是那些已经在中国有投资的人士,考虑在柬埔寨建立自己的店铺。Hubbs听得很仔细,据他讲,他的公司Guangzhou Fortunique,劳动力成本已经到了公司能够忍受的边缘。该公司为美国一些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供货,也没有竞争对手。“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在中国的公司,工资成本已经上升了接近50%,”他说到,“现在很难保留员工了。而要吸引新员工的花费更高。现在的情况是,我已经在寻找改变,我想,在未来的一两年,我会完全结束在这里的生意。”

他并不是独立的个案。原本被认为能够提供无限制的廉价劳动力的大陆——一个13亿人的国家,在过去20年让人惊异的经济发展,首要建立在廉价劳工的基础上——现在,游戏规则改变了。根据来自高盛(Goldman Sachs)香港的首席经济学家Helen Qiao的介绍,在过去的十年里,在中国制造业工人的真实工资,以每年12%的速度在增长。而在过去的20年里,该国经济每年达到2位数的发展,这是在其国内基础建设与房地产火爆的情况—— 目前看来,这样的投资还在继续——加上一段时间里发展中国家对中国出口产品的渴求造成的。基于来自5个最大的制造业省份的这些因素。中国政府——担心贫富差距的日益悬殊——已经在过去的几年里,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了14%到21%。对于在南中国的美国商会理事长Harley Seyedin来说,不可避免的结论是:“中国的廉价劳动力时代,已经结束。

请您注意,这并不意味着在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甚至是在该国劳动力成本最高的,诸如广东这样的省份,其目前的劳动力成本就高过其他的国家,特别是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还是很低。尽管在中国东部的部分地区,制造业平均工资已经提高50%,而超过了其他地区,但是中国的制造业平均工资依然只有3.10美元/小时(在美国是22.30美元/小时)。仍然巨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现在正在快速的缩小。对于绝大多数公司,无论是中小型公司还是大型的跨国公司,在何处生产产品,总是基于多重的因素考量,劳动力成本只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过去的20年,对于大多数的公司来说,劳动力成本的高低,通常是影响决定的因素。”纽约为基地的顾问公司Rhodium Group,中国区的主管Daniel Rosen说,“现在,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已经不再如此了。”

但是这一事实造成反响是巨大的,也是全球化的。从中国开始,提高工资水平的呼声,已经持续了数年,并且依法了去年多起备受瞩目的劳工抗议活动(工人的不满,同时也反映在富士康14名员工自杀事件上,该公司是最大的iPad生产商)。但是,高工资同时也改变了中国西部地区的情况,在这些地方的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试图鼓励外部投资,在过去的数年里,很多跨国公司和中国公司已经在内地扩展业务或者设立工厂,因为该区域的劳动力依然廉价。

从中国自身的观点看,这一结果正是中国想要达到的。如同在上海的里昂证券(CLSA Securities)首席中国宏观战略分析师Andy Rothman所说的,“四川人或者河南人或其他地方的人,能够在离家更近的地方,找到个薪水不错的工作”,而不是每年都潮水般涌向东部,居住在远离家庭的公司宿舍,“这不是坏事吧?”

这不是坏事。比如吴丁丽,这位24岁的四川资阳女生,曾经在东莞的一家小型的电子工厂工作了5年,该地是位于东南部广东和深圳间的一个巨大,沉闷的市镇。她在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了中国对西方出口时,被解雇。一年后,她在一家为在重庆的惠普个人电脑制造厂,提供电缆的公司找到了工作。她说,比起以前,她的收入“少了一点点”,“但是我过得更轻松,因为我离家更近了。比起以往的工作,我更喜欢现在的工作。”

“中国制造”对经济的改变,不仅给富裕国家带来利益,也给贫穷国家带来好处。比如柬埔寨、老挝、印度和越南这些国家,就可以接收某些离开中国的以低劳动力成本为主的制造业。根据最近Boston Consulting Group (BCG)的一个研究报告,已经有证据显示,制造业开始回流美国。去年,以制造便宜玩具而闻名的公司Wham-O,宣布将其50%Frisbee和Hula Hoop生产线,从中国和墨西哥搬移回美国。这一行动,将给美国带来数百新的工作机会。

当然,玩具制造业,跟随着制鞋业和纺织业,是最早进军中国的产业,因为该国的产品最为便宜和可靠。这些都是劳动密集型和低技术产业——这些行业,在经济学者看来,是一旦离开了,就不会再回归的。但是,过去十年来经济情况的改变,解释了为什么像Wham-O 这样的公司会回归美国。根据BCG的研究报告,在2010年,中国的平均工资水平,按照生产力来比较,是美国的36%,但是到了2010年末,这个差距就缩小到48%,BCG预测,到2015年中国的平均工资水平将是美国的69%,“短期来说,中国还是有优势,”BCG高级合伙人和最近这篇报告的作者,Hal Sirkin说,“差距正变得越来越小,更多情况下,你会看到【在董事会里】讨论的,不是关闭在中国的制造厂,而是‘我们应该在哪里建立一个新工厂’?”

也许在中国工资水平提高,带来的最重要影响是,他们将让民众的收入提高。这是符合每个人利益的事情——很多北京方面的重要贸易伙伴,都迫切的需要中国增加其消费,以减少在国际贸易中巨大的不平衡。更高的工资能够减少类似于Charles Hubbs这样的出口商,和中国众多行业里的数千家公司的利润,同时这一过程,也将让中国成为一个币制坚挺的富裕国家,“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Rosen说。

同时,很多的跨国公司,从开始进入中国市场起,就将其在中国加工制造的产品推向巨大的中国市场。惠普在重庆的公司,其生产的笔记本电脑只是针对当地市场。在8年前的一个调查中,南中国的美国商会发现,其75%的成员都是关注于出口市场。但是,在去年,这个数字颠倒了:1800个回复中,有75%称,他们在中国制造的产品,都针对中国的市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工人们慢慢的变得富裕。对于这些公司,和其他有所担忧的人士,这是在全球金融麻烦不断之时,最稀有的商品:好消息。

下一篇 文章
昂贵的工人:珠三角企业生存困境调查
盖雅工场
劳动力管理系统
智能、高效、易用,是企业劳动力效率管理的工具。
体验DEMO演示

相关产品推荐